笔趣阁 > 孙策的野望隔壁的小蜥蜴无弹窗 > 第296章 年底最后的琐事
    纳妾是‘纳’,当然不会有娶亲那种繁杂的礼仪。

    只是要了人家的女儿,不说设宴招待一下亲戚朋友,宣布纳妾的事情,好歹也要和对方的家人说一声。祖郎姑且不说,庐江乔氏也算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“要不,年后我们过去一趟庐江郡?”朱信看向大乔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那么麻烦的……”大乔摇了摇头,“只需要写信回去,和家里人说一声,然后送上一些彩礼就差不多了。毕竟,还有弟弟可以支撑家门……”

    弟弟?哦,小乔啊!朱信挠了挠头,就小乔那外表,差点就把他的性别给忘了。

    听说周瑜借助酒醉,两人就这样确定关系,当时下意识还吐槽周瑜渣男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说一,那天晚上到底是谁推谁,这个还真的让他很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礼数还是不能缺。书信写过去,看那边怎么回复。毕竟一个职业者的女儿,过来给别人当侍妾,这种事情肯定还是会有争执的。”朱信摸了摸大乔的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解决的办法也有,而且在这个世界很常用,无非就是两人的儿女姓乔。

    这样孩子就不继承朱信这边的家业,而是去继承乔家的家业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逻辑,大乔到底是正妻,还是侍妾,其实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朱信也顺势许诺:“如果我们以后有孩子,那么第二个之后,都随你姓乔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大乔有些诧异,她很清楚朱信这番话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朱信点头,“就算你我第一个孩子不是职业者,也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太好了!”大乔是感动得稀里哗啦,心中觉得自己的选择真的是太对了。

    只有祖郎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:就朱信的能力,哪怕先天不是职业者,后天成为职业者的可能性也很大嘛!

    换言之,两人的孩子,不管先天还是后天,都必然是职业者!

    “我这边倒没什么,本身就是祖氏的旁系,上面也还有个族叔撑着,孩子随不随我姓都无所谓。”祖郎也顺势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看你给我生几个……若是超过两个,选一个随你姓也不错。”朱信搂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当家的,就由你来决定便是。”祖郎不置与否,同时很享受被搂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禁止偷跑!”话说当头,刚刚回来的孙策,直接扑到朱信的怀中。

    好在祖郎和大乔帮忙,否则朱信怕是要被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丫头,一着急就忘记自己是个什么力气,换了个人说不定得出人命……

    “仲谋那边安顿好了?”朱信稳住身形,随即看向孙策。

    “客房一直都有打扫,只是拿出一套新的被褥就好。”孙策随口回道,“至于后续需要添置什么,改动什么,可以在年后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什么事情了……”朱信嘴角微微抬起,然后猛地回过神来,把孙策抱起来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这轻飘飘的身体,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,实在是不科学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身体一成……可能是两成的体重都集中在胸前。

    孙策被抱起来后,少不得反抗了一下,只是完全就是象征的。

    否则这厮真要反抗的话,朱信肯定是不能坚持太久,最后被打趴下来那个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说到底,朱信都离家那么久,女人也是有那方面的诉求的……

    稍微扭动了一下,就被朱信抱上了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月上枝头,整个房间里面,一首三重奏的《赛马》悠扬传出……

    “咕~~~~”不远处客房里面的孙权,此刻咬着手帕辗转难免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不睡觉,演奏什么《赛马》?还特么的是三重奏的,能睡得着才怪了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朱信神清气爽的出来。

    用轻盈的姿态,来掩盖那略微虚浮的步伐,以及头上滴落的虚汗。

    男人,大概就是一种死要面死活受罪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有忘记写一封书信,送去庐江乔氏,好在万事屋还没有关门,承诺明天内送达。

    也必须要在明天内送达,否则的话大过年的还要加班就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们三个的武艺的确不错,就算是担任军候或者别部司马都绰绰有余。”另外一边,容光焕发的孙策,第一时间自然是考校朱信引荐的三人。

    步骘这边没办法,才学什么的她自己都不行,交给张昭等人测试去了。

    徐盛,潘璋和吕岱三人则由她亲自测试,结果发现三人的能力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不管是勇气还是实力都不错,弓马也娴熟。最大的弱点,就是统兵经验不足。

    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只是你们经验尚且不足,一线的高级官职也没有,只能让你们从队率开始当起,可否?”

    一线负责战斗,二线负责防守,三线基本就是维护治安。

    对于一线的军队来说,要赚战功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二线安全一些,同时敌人打过来的时候,还是有机会可以捡一波战功。

    三线就没办法了,就算当上县尉都尉什么的,也基本上是通过熬履历来获得晋级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意!”三人连忙点头,出身和经验不足,三人的确需要在军方沉淀一下。

    再说没什么底蕴,骤然登上高位,经验又不足,不仅很容易出问题。

    出了问题之后,也会被人指责引荐他们的朱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依靠走后门出仕的说法传出去之后,三人要混出样子,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朱信承诺,立下战功肯定优先提拔自己三人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剩下的,自然是要靠自己去争取,若是连这个觉悟和自信都没有的话,还不如不出仕。

    得到回复,孙策也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年头不少人才,本身都会有一些傲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优秀的人才,最不爽的就是被人小看。

    就说甘宁那厮,在黄祖那边混得就不怎么样,这其实也是后续改投孙吴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又比如说卧龙,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出来,曹操征辟说不去就不去。

    只是孙策显然忽略三人的出身,本身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,自然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若从小苦读兵法,有专门的老师指导武艺,那么就算是个只能纸上谈兵的草包。

    比如说夏侯楙那样的存在,对外都是显得很傲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步骘的才学的确非常丰富,哪怕当个县令都不成问题。”话说当头,测试步骘的张昭,已经来到偏殿,汇报考核结果。

    治政经验不足,这个可以慢慢累积,最重要的是心性不错,是个能成大事的人。

    也佩服朱信,居然有这样的目光,找到那么个人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且跟在你身边学习一段时间如何?”孙策看向张昭询问到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在学习,哪有资格教导别人?”张昭连忙说道,“最多,也就是互相学习罢了!”

    孙策先是一愣,随即恍然,张昭也好,张纮也罢,才学的确毋庸置疑,实操经验的确不足。

    只能说比纯粹的新人要上手快,经验和见识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很期待你们的表现。”孙策点头,其实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四人都分配到自己的职位,年后上任,对这个结果也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,只能交给时间去回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