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孙策的野望隔壁的小蜥蜴txt下载 > 第197章 父子见面
    朱信的确是有些抱不平,那么多高产作物在,居然还有饿死人的情况。居然,还能因为饥荒,让黄巾起义出现。

    喵的,就算告诉他,黄巾起义是一群不满雇主压榨愤然起义的无产者,都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黄巾之乱,那么这天下也乱不起来。说句公道的,这黄巾之乱的所有动乱,都和这场动乱有直接或间接关系。

    眼看吕范根本没有接话的意思,朱信也懒得说下去。大军继续前进,当天傍晚抵达无锡,休整一晚后,第二天继续出发,在中午前抵达吴县。

    “伯符!”朱治大概是提前收到消息,早早在十里亭外等待,看到为首的孙策,当即策马上前打招呼,“多年不见,转眼就是个……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朱治心中也是在感慨,自家那个蠢儿子,看来是有福了。就冲着这规模,就算生个五六个孩子,都不怕不够奶喝的。

    真不开玩笑,小点的,最多生个两个,第三个差不多就得找奶妈,实在是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“伯父,四年前一别,也的确是许久不见。不过看您依然精神,晚辈就很高兴了。”孙策上前打招呼,语气很温柔。和朱信算是确定了关系,她也开始以儿媳妇的态度,却面对这个公公。

    “你我也无需如此客气,以前我是你父亲的旧部,如今自然也继续在你麾下效力。但凡有差遣之处,尽管吩咐便是……对了,也别在这里待着,先进城再说。”朱治也顺势表态效忠孙策,并且提议进城。

    孙策点了点头,且在朱治的开路下,进入吴县之中。

    吴县作为吴郡的郡治,繁华程度自然是最高的。只是就算是最繁华的城市,也没办法允许近万人进入,是以军队还得在城外找地方驻扎下来。

    周瑜和鲁肃等新人留下来帮忙安排,孙策和孙坚旧部,当然也包括朱信进入城池中。

    “伯符!”刚进去不久,一个三十几,反正不到四十岁的青年将领策马上前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看到来者,孙策激动的上前见礼,“多时不见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“有心了……叔父一切安好,只是闲着无事,帮君理打打下手。”来者笑道,“对了,嫂嫂和几个侄儿侄女,都在这里,稍后你得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叔父这段时间的照看!”孙策连忙点头回来。

    来者的身份到这里自然已经不言而喻,孙坚的弟弟孙静,字幼台。孙坚起家之初,便是孙静拉起五百乡中和宗族子弟,作为孙坚起家的基础。

    孙坚死后,带着一百亲兵,主动保护孙坚的一家老小,帮助孙策渡过最困难的时期。同时搭配她十多个孙氏子弟,作为亲随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他在富春老家,没想到已经来到这里。应该是跟着朱治一起行动,甚至有可能是他帮忙出谋划策。毕竟孙静实力或许比不过孙坚,也比不过孙策,但却允文允武。

    算是孙氏子弟里面,脑子比较灵活的一个族人。

    “侄儿拜见叔父!”孙河上前,按照辈分,他也是要称呼孙静一声叔父的。

    “伯海啊!”孙静看向孙河,笑道,“不错,壮实了不少,难得是这一身杀气。在军中,没少吃苦吧?伯符这不靠谱的性子,你可少不得受累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伯符这一路过来,顺风顺水的,倒没吃过什么苦。”孙河连忙回道,或者说就算遇到困难,也很快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难得……”孙静一愣,有些不敢置信。别人从零起家,那都是磕磕碰碰,就说孙坚,一路起家也很不容易。怎么到了孙策这里,就变得一帆风顺了?

    眼看三人开始聊天,朱治的注意力,自然也转移到队伍之中的朱信身上。

    “长高了?”朱治减慢马步,与朱信齐平后问了句。四年前分别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体重压坏了骨骼还是什么,朱信就一米五上下,二百斤以上,长得和肉球差不多。

    转眼四年下来,都高出他一个头,身高至少也得有八尺。连带着,感觉都瘦了好多。问题这可不行啊,瘦成这样的话,孙策那边估计要不乐意……

    “人总要成长的……”朱信回了句,多少还在生闷气。自己好不容易给他去一封家书,结果回信里面,居然完全不回答自己的提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知道会成长,还问那么幼稚的问题。”朱治随口回了句,“当初订婚,只是口头订下,婚娶还是入赘其实也没有具体的文字的,也不知道你纠结个什么?”

    朱信闻言一愣,还能那么玩的吗?说好的君子一诺,千金难换呢?

    “难道我在你眼中,是那种迂腐之人?”朱治见朱信那表情,直接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朱信回了句,这儿子和老子就是天生的仇家,很难和平相处的。

    “分开四年,真当老子揍不动你了?”朱治顿时头冒青筋,显然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“君理,估计你是真揍不动他了。”不远处的程普回了句,“你家小子,在阵前接下了张飞和伯符的全力一击,还是一拳一个接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你那么厉害了?”朱治一愣,这些他都不知道,“厉害也没什么,老子要揍,难道他还敢还手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还不了手我还躲不开么?”朱信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下来,看老子打的快还是你跑得快!”朱治拿起马鞭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孩儿认错,这大庭广众的,注意形象!”朱信没辙只能求饶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你老子还是你老子,别以为擅自离家四年,翅膀硬了就不放在眼里!”朱治当即训斥道,“待会随我回府,你娘亲这几年也挺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……朱信其实很想吐槽,自从十二岁测试出来后,朱信的老娘态度是一天比一天冷淡,就差没有把他看做是什么污秽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都说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,自己是否清白本身自己知道,儿子好歹是亲生的,态度居然能冷淡到这个程度,朱信说真的还是有些不太喜欢这样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你生母去世早,她到底把你从下抚养长大……身为人子,当好好孝顺。”朱治似乎也知道这点,于是郑重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生母?”朱信有些疑惑,记忆里面没有这一遭吧?记事起来,基本上就是那个母亲,也没见有那个婢女,侍妾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朱治其实不太想说,只是也意识到,自家儿子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,没办法,只能坦白,“当年你母亲与我有过两个孩子,可随着第一个孩子夭折,她不想在这段时间再生第三个,就把婢女送到我枕边。”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当年朱治和原配有两个孩子,本来生完第二个,第三个打算生的时候,第一个因为身体还是别的原因夭折。

    原配不想生,可第二个身体比第一个更弱,怕出事,就把婢女推给朱治。

    后来朱信出生,代价是她的生母,只有十四岁的婢女难产去世。好巧不巧二子在朱信出生后没多久夭折,就把朱信交给原配抚养,就当时她所出。

    朱信就这样一天天长大,很健康,就是在认识孙策后,开始变得胖起来。不过胖了好,胖意味着健康,有福气。

    可职业测试的结果,朱信是个厨师。大家都觉得,朱治脑袋上,是不是多了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问题朱信本身不是朱治的原配所出,偏偏大家就不知道这事。突然就蒙受不白之冤,再加上朱信也的确不是她的儿子,也有可能是常年没能再生一个,情绪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其实已经算是很克制自己,虽然冷淡,但没有折腾朱信,衣食住行也没有短缺。后来朱信离开,她也担心过,毕竟从小养大,基本就和自己生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朱治收到消息,担心也担心,不过也觉得他离开一段时间也好。大家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冷静。当年的他,心情一样不太好,自家一脉都是贤臣职业者,结果出来个厨师职业者的儿子来,心情能好?

    后来知道闹了个乌龙,他愧疚,原配夫人当然也愧疚。好在朱信的行踪已经知道,而且在孙策军中还混得不错,也稍微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也就是说我生母已经去世,家里的那个是老爹的正妻,按照正常规矩,我依然要称呼她一声‘娘亲’的存在,对吧?”朱信大概把事情捋顺了。

    就说嘛!亲生儿子的话,怎么可能会那么冷淡!

    “她到底把你从小养大,这些年可曾亏欠过你?”朱治叹了口气,反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年头,虽然有儒家叫嚣,按照身份,诸侯王可以三妻四妾,下面的彻侯可以一妻三妾什么的。实际上法律规定,只能一妻,侍妾是不受法律保护的,类似后来的非法同居。

    明清时期才搞三妻四妾,在这个时代,其实和后世一样,无论魔改与否。

    对,有侍妾的存在,而且一个男人可能还有几个,甚至十几个侍妾。这个无所谓,反正儿子没有继承权。有例外,那就是和朱信这样,列入正妻的名下。

    是以这不很多时代,侍妾所出的儿女,依然叫正妻为‘母亲’,称呼自己的生母为‘姨娘’。倒不是说侍妾没有地位,而是为了继承权的划分问题。

    从这方面看,现代还人性了一些。至少哪怕私生子,正妻不认,依法也能获得继承权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知道了……”朱信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