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孙策的野望隔壁的小蜥蜴txt下载 > 第46章 朱信的解决办法
    “太傅,将军有请?”傍晚的时候,马日磾下榻的房间里面,有袁军的士卒前来通传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马日磾昔日良好的教养,此刻仿佛已经荡然无存。她持节前来,代表的是大汉皇室的颜面,袁术居然夺她的节,同时还把她软禁起来,根本不把大汉朝廷放在眼里!

    四世三公的袁阀,什么时候出那么不忠不义的子弟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名义上是遵循李傕的命令,前来关东招抚各地诸侯,目的是要挑起各诸侯之间的争斗。实际上却是代表皇帝,是希望关东群臣能讨伐李傕,使其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以前相信过王允,结果李傕杀进来,他却根本没办法履行对自己的承诺。与他合作的吕布,也远遁关东。自己和群臣,最终也落入李傕和郭汜之手。

    现在汉帝的情况,比当年董卓时期还要糟糕,毕竟李傕比董卓更不把他当皇帝。

    身为汉臣,马日磾不仅没办法救陛下脱离苦海,还把自己搭进去了,心情会好才怪!

    士卒闻言,只能告辞离开。结果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他的脑袋,就被送了进来。

    端着这个士卒脑袋进来的士卒,猛地跪在马日磾面前,颤抖着说道:“太……太傅,将军吩咐,说既然这个士卒请不了你,那应该是什么地方得罪了您……太傅,求求您了,就答应了吧!您再不去,说不定小的脑袋,就要在等一下端给您了!”

    马日磾见状,也痛恨袁术的狠辣,同时也是动了恻隐之心。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你出去吧!本官换换衣服,就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太傅,谢太傅!”士卒闻言如释重负,连忙行了道谢。也不怠慢,立刻出去复命。

    “袁术,袁术!”马日磾咬了咬牙,恨不得生啖其肉,却不得不换好衣服,前去赴宴。

    她心情不好是心情不好,但既然答应赴宴,那么就要用最整齐的打扮来参加,这是最基本的礼仪。马日磾良好的家教,不允许她邋邋遢遢的参加宴席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得到回复的袁术,微微一笑。就马日磾这个心情,孙策的事情基本上是绝对没有可能成事。随即想起朱信的事情,少不得问了句:“那厨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与方主厨比试了一场,结果落败,主厨不允许他进入后厨。”有官员出面汇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后厨都没办法进去,看他怎么准备今晚的晚宴!”袁术大笑,“他现在怎么样了,放弃,还是在准备?”

    “准备了大量的肉食和蔬菜,也不知道到底是打算做什么。同时也要了大量的木炭,以及香料。”官员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许进后厨吗?”袁术闻言,有些不满的问道。她最讨厌的,就是下属说话,前言不搭后语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烹饪了一道主厨都没见过的菜色,主厨见猎心喜,于是批准他随便使用食材。”官员连忙回道,他很清楚,不把事情说清楚,自己绝对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,居然故意放水!”袁术对此非常不满,这显然是背着她放水。虽然明面上,那朱信怎么都不可能翻盘,但可以的话,她不希望给对方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只有把事情彻底摁死,不给它翻盘,才是最稳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公,那朱信既然打算尝试,那么且让他尝试一下又如何?”主簿阎象出面,“三十个人的晚宴,难道他一个人还能烹饪出来不成?”

    就算烹饪出来,别忘了,这是招待马日磾的宴席。只要马日磾不高兴,那么依然有办法治朱信的罪。当然,看在孙策劳苦功高的份上,可以赦免,不过功过相抵。

    在阎象看来,比起直接抹去孙策的功劳,或推脱给马日磾,还不如这样稳妥一些。至少,这样也算是有一个合理的交代。

    “也好,就让他尝试一下,希望不要让本将失望啊!”袁术显然也意识到这点,朝着阎象点了点头,当即表态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晚宴现场开始布置,按照传统的布局,分成主位,以及左右两侧位置。

    原本说天气冷,在室内进行晚宴,临了才被告知,今晚将在露天进行晚宴。袁术对此有些不满,不过她的确没有限制,晚宴会场在哪里。

    索性本着‘看看他到底打算玩什么花招’的想法,批准了朱信的要求。

    主位不必说,袁术和马日磾。两侧是文武官员,孙策也可以入席,不过由于刚来,而且是白身,便安排到末座,有羞辱的意思,也是打算让她看看朱信是怎么出丑的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孙策,一门心思都在朱信身上,自己是否是末座,其实根本不关心。关心也没什么意思,她越生气,无非让袁术更得意而已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能那么淡然……”袁术看向孙策,看着她神色淡然,反而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“马太傅到!”下面的士卒突然喊了一声,马日磾已经穿着晚礼服,来到宴席现场。这个晚礼服朴素,没有那种容容华贵的感觉,但却把书卷气息很好的衬托出来。

    马日磾本身就是大儒,知性美在这一刻,完全表现出来。一时间,不少男性的武将和文臣,甚至都被她给迷住。

    “太傅,邀请您来赴宴,真是太难了。”袁术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左将军请人的方法,倒也别致,下次能别这样吗?”马日磾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只要太傅能善解人意一些,那么当然没问题。”袁术回了句,仿佛一切都是因为马日磾不识好歹,才会有这样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马日磾左右看了看,在袁术身上她根本看不到身为名门袁氏应该有高贵,反而**的气息非常浓厚,让人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不满归不满,她还是坐在主席的副位上面,打趣道:“听闻袁氏有不少的厨师,甚至主厨都有,正好见识见识,希望别让人失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巧,今晚有个厨师自告奋勇,承担了晚宴的所有内容。”袁术笑道,“传闻还是主厨之上的‘大厨’,本将都想见识见识,他能烹饪出怎么样的菜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主厨之上还有职业?左将军,莫非连常识都不知道?”马日磾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他是那么自称的,要不本将也不会那么感兴趣。”袁术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可要见识见识。”马日磾冷笑着回到。

    袁术见状,心里却已经是非常得意:你最好期待多一些,然后深深的失望就更好!

    话说当头,大量的烤架,烤盘,烤炉和烤网,以及大量的木炭,就这样搬进的宴席现场。同时,大量已经串入竹签的食材,也被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直至这个时候,朱信才出现在众人面前,郑重行了一礼……